栏目导航

道路交通标志牌

从“网络大电影”到“网络电影”

更新时间: 2021-11-22

  去年10月,第一届中国网络电影周在四川成都大邑举行,网络电影界发表了一个关于网络电影的宣言,其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取消了一个“大”字:“网络大电影”变成了“网络电影”。当时有人认为这只是一个“文字游戏”,但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已经被公认为一个战略性的举措,推动网络电影发生了裂变乃至质变。一言以蔽之:网络电影真的像电影了,网络电影线年可以说是网络影视的“升维年”,以《隐秘的角落》《重生》《奇门遁甲》等为代表的一批网络影视作品,通过精良的制作获得了观众的追捧,同时也收获了不俗的口碑,内容尤其是传播上不断出圈。一批网络影视作品通过精良的制作获得了观众的追捧。网络电影从打“擦边球”、表现玄幻穿越乃至“妖魔鬼怪”,回到了现实生活,回到了烟火人间。现实主义、主旋律网络电影受到观众的青睐追捧,成为“爆款”,一批可看性强、反映时代精神的主旋律佳作,如《中国飞侠》《狙击手》《奇袭·地道战》等让人刮目相看;“中国式大片”的创作、运作模式和经验引入网络影视领域,投资体量不断增大,制作上全面升级;网络电影类型越来越丰富多样,充满活力与生机。在院线电影缺位的疫情期,网络影视无疑给市场带来了巨大的惊喜。更重要的是,网络电影创作和生产吸引了越来越多富有创造力的青年电影人,成为中国电影源源不断的新力量。

  网络电影深刻地改变了观众的观影感受和习惯。据统计,截至2020年11月,爱奇艺、腾讯、优酷3大平台共上线万。一些网络电影如《树上有个好地方》《老大不小》等作品的内涵和品质完全可以与电影院电影媲美。

  当前中国网络视频用户数量达9.01亿,形成庞大的市场。创新思维在网络影视工业的各个环节不断出现。创新的发行模式让优秀电影作品有脱颖而出的机会。不久前,在爱奇艺以PVOD(premium video-on-demand,高级视频点播服务)模式上线年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和最佳导演。

  在成都大邑举办的第二届中国网络电影周上,爱奇艺副总裁杨向华代表网络电影界提出了三项倡议:一、建议政府部门出台更多扶持电影复苏的利好政策,给予更多创新商业模式以肯定;二、建议视频平台思考其对于网络电影乃至中国电影的价值和责任,不满足于眼前的市场份额和影响力,思考如何为中国电影产业成长出一份力;三、建议网络电影从业者放眼未来,树立更高的目标,做出更优秀的电影,不仅着眼于眼前的票房。

  第二届网络电影周的主题是“未来之约”,这个“未来之约”为:以5年之期,网络电影做出中国最好的电影;以10年之期,我们做出世界最好的电影。

  毫无疑问,这是包括网络电影人在内的中国电影人对未来的一种美好期许,同时也是大家共同努力奋斗的目标。

  网络影视业界两年前其实就已经达成共识,即网络影视包括网络电影“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结束。然而,结束“野蛮生长”之后的网络影视究竟应该向何处去,业界莫衷一是。

  在笔者看来,我们不能忽视“网络电影”这个概念中的“网络”二字——离开了网络,还有网络电影吗?完全用电影院电影的标准和尺度去要求、规范、评价网络电影,是不是有利于网络电影的健康可持续繁荣发展?在去年10月第一届中国网络电影周的寄语环节,笔者也曾经提问:在电影强国建设过程中,网络电影将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笔者认为,网络电影创作者和管理者都应该有网络电影的主体性意识和审美,有差异化的思维和创造。就电影自身的本性和品质而言,网络电影与电影院电影可以是无差别的;但就其传播渠道和观影感受体验而言,网络电影与电影院电影还是天然有差异、有差别的,不能完全混为一谈。二者要实现良性互动、包容发展,还需要方方面面给网络电影提供足够差异化的思维、差异化的空间,尤其是差异化的管理模式。唯有差异化,或许才能为网络电影带来更积极的作为、更有序的发展。

  另外,我们也应该清楚:特殊情况下产生的特殊现象,只能以特殊的心态和评价体系去对待和分析,不可自以为是。无论院线电影,还是网络电影,最终都要靠质量取胜,靠专业性、公信力取胜。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业界的眼睛更是雪亮的。

  我们也应该充分意识到,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精细化,随着网民尤其是短视频网民的持续增多,网络文化建设也显得越来越迫切,成为新时代文化建设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化建设的主阵地已经从传统的文化载体转移到网络。我们不可固化思维,必须与时俱进。任何对网络影视、网络文化的轻视,都会被历史证明是错误的。饶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