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监控杆

犹格·索托斯

更新时间: 2021-11-25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犹格·索托斯(Yog-Sothoth)是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中的外神之一,由万物之主阿撒托斯产出的无名之雾产生,形象为聚集着的无穷光辉球体。

  犹格·索托斯被视为时空的支配者和万物归一者,他的本体位于所有多维宇宙之外。犹格·索托斯拥有无穷的智慧,所有伟大的巫师、艺术家、思想家都是他在不同维度中的投影。有时,一些穿越终级之门去面见他的人会得到其知识。

  “犹格·索托斯知晓大门所在。因为犹格·索托斯即是门,犹格·索托斯即是门匙,即是看门者。过去在他,现在在他,未来亦在他,因为万物皆在犹格·索托斯。他知晓旧日支配者曾于何处突破;他亦知晓旧日支配者将于何处再次突破。他知晓这世上的哪些土地曾饱受彼之蹂躏;其也知晓哪些土地仍旧承载彼之践踏;他亦知晓为何当彼践踏受难之土时,却无人得以眼见彼之容貌……犹格·索托斯即是门之匙,凭借此门无数空间在此汇聚。”

  犹格·索托斯(Yog-Sothoth)是克苏鲁神话中的外神之一,初登场于洛夫克拉夫特在1927年创作的《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根据洛夫克拉夫特在其617号信件中绘制的“阿撒托斯家谱”,犹格·索托斯由“无名之雾(The Nameless Mist)”产生

  犹格·索托斯是一位无所不知的神,这意味着他知晓过去、现在和未来。犹格·索托斯与所有时间和杠危堡空间相连,他的本体位于多维宇宙之外的终极深渊之中。据某些典籍记载,一柄古老的银钥匙能够打开通往这道深渊的一系列的大门——从“第一门”到“穷极之门”,直至那超乎一切星球、超乎一切宇宙、超乎一切物质之外的最终虚空。犹格·索托斯又名“万物归一,一生万物者”,在洛夫克拉夫特和E.H.Price合著的《穿越银钥之门》中,它被描述为:“这是一个由无限存在与自我组成的事物,所有一切皆在它之中,而它也存在于所有一切之中——那并非仅仅只存在于一个时空连续体里某个东西,而是与一切存在洪章那无边无际的范围中赋予一切生机的终极本源相联在一起——最终,这是一个没有限嫌达热制,同时也超越了一切奇想与数学逻辑等等的绝对范围。它也许就是地球上的某些秘密异教中谣传的“犹格·索托斯”。

  犹格·索托斯有时会将知识赋予他认为值得的人(例如伦道夫·卡特)。堡战碑在《穿越银钥之门》一篇中,卡特利用银钥打开了通往终极深渊的大门,在上古者们的指引下见到了犹格·索托斯,并从他那里知晓了关于这个世界的部分本质:“它们告诉他,空间中的每个形状不过只是更高维度在与这个空间相交产生的一个面而已——那就像是立方体上的一个方面,球体上的一段圆弧。然而,就算三维世界里的立方体与球体也是如此从对应的四维物体上裁切下来的部分而已——人类只有通过猜想和睡梦才能窥见那样的世界;但是即便这些四维的形状也白浆臭雅只是五维形状上的一部分,如此等等,一直上溯到那令人晕眩而又无法触及的上位,那作为一切事物原型的无限。人类与人类之神所属的世界仅仅只是一个渺小事物上一个微不足道的方面而已……那些我们称之为物质和真实的东西不过是一些投影与幻觉,那些我们称之为投影和幻觉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物质颈捆拒少与真实……时间其实是静止的,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那种由于时间流动而导致事物发生变化的感觉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事实上,时间本身就是一种错觉。只有那些置身在有限维度中、视野狭小的存在才会认为有像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之类的东西。人类产生时间的观念仅仅是由于那些他们称之为变化的过程,然而,这些变化本身就是种错觉。所有那些过去存在、现在存在、将来会存在的事物事实上都同时存在”。

  在《敦威治恐怖事件》一篇中,犹格·索托斯与一名人类女性结合生下了一对孪生兄弟。其中兄长具有更多的人类血统,取名威尔伯·沃特雷。威尔伯的弟弟具有更多的犹格·索托斯的血统。两名子嗣最终都被消灭或驱逐。

  “Yog-Sothoth”这个词最初出现在洛夫克拉夫特1927年创作的《查尔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中。在这篇小说中,“Yog-Sothoth”这个词基本都出现在咒语或者仪式用语中。虽然洛夫克拉夫特在故事里提到这是一个名字,但却并没有解释它背后代表的含义。

  但是,在一年后的《敦威治恐怖事件》(The Dunwich Horror)中,犹格·索托斯已经开始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了。在这个故事里,洛夫克拉夫特借《死灵之书》第一次解释了犹格·索托斯的身份。他将犹格·索托斯称为“门”,“钥匙”与“看门人”,并且称“过去在他,现在在他,未来皆在他。”这些叙述都为后面有关犹格·索托斯的叙述定下了基调。

  犹格·索托斯的形象在1932年洛夫克拉夫特与海泽尔·希尔德合作的小说《蜡像馆惊魂》(The Horror in the Museum)得到了非常简单的提及——“虽然仅仅只是一堆彩虹色球体的集合,但灶店碑却充满了惊人的险恶意味”。德雷斯后来在于1948年发表的小说《夜鹰之山》(The Whippoorwills in the Hills)使用了这一表述,并将其明确地描绘成为“以一堆闪光圆球聚合体为形象的旧日支配者”。因此,这个形象最终就被确定了下来。

  随后,犹格·索托斯又出现在了洛夫克拉夫特1933年与霍夫曼·普莱斯合作的《穿越银匙之门》(Through the Gates of the Silver Key)中。在这个故事里,犹格·索托斯得到了那个非常有名的称号“万物归一者(All-in-One and One-in-All)”。除此之外,洛夫克拉夫特也对犹格·索托斯进行了比较详细阐述。故事将他描述成为了一个位于所有多维宇宙之外的终极存在,而所有伟大的巫师、艺术家、思想家都是他在不同维度里的投影而已。而我们现在常见的“犹格·索托斯存在于所有时空之间”或者“犹格·索托斯联系着所有的世界”之类的说法也衍生自这篇小说。

  亚弗戈蒙(Afogomorn)是犹格·索托斯的化身之一,它是犹格·索托斯阴暗面的具象化。亚弗戈蒙为许多宗教所崇拜,被视为未来与时间之神,因为它知晓一切的时间和空间。很少有人真正见过它,因为它只有在被激怒时才会现身在人类面前,而且经常伴随着眩目的光线。

  塔维尔·亚特·乌姆尔(Tawil-at-Umr)是犹格·索托斯的化身之一。塔维尔·亚特·乌姆尔位于通往宇宙终极深渊的第一道银匙大门之后的巨石基座中,坐在巨石基座中的王座上。他与一些上古者等待着成功穿越过第一道门的生灵,指引并以一种仪式帮助他们来到通往超越多元宇宙之外的终极深渊的终极之门。而犹格·索托斯的本体就居于这个深渊之中。

  和犹格·索托斯的另一个化身,暴怒的亚弗戈蒙相比,塔维尔·亚特·乌姆尔一般对人类更加和善、仁慈。

  “我在也门与一个活着从深红沙漠里回来的老人说过话——他见过千柱之城埃雷姆,还曾在纳格与耶布的地底神殿里进行过朝拜——耶!莎布·尼古拉丝!”

  纳格与耶布(Nug&Yeb),亵渎之双子,是克苏鲁神话中除了罗伊格尔和札尔之外的又一对双子旧支配者。根据洛夫克拉夫特在其617号信件中绘制的“阿撒托斯家谱”,纳格与耶布由犹格·索托斯与莎布·尼古拉丝结合产生,形象均与外神莎布·尼古拉丝相仿。纳格是异形种族——食尸鬼(Ghoul)所崇拜的族神;而耶布是崇拜外神阿布霍斯的异形信徒之首领。

  肥厚的嘴唇,布满粗大毛孔的淡黄色皮肤,粗糙卷缩的头发,以及瘦长得古怪的耳朵总给人一种好似山羊——或者野兽——的感觉。没过多久,人们就开始讨厌他,而且比讨厌他母亲与祖父更甚。

  威尔伯·沃特雷是犹格·索托斯的子嗣中的兄长,具有更多的人类血统。他相貌丑陋,异常早熟,面部仿佛山羊一般,下半身生长着尾巴与触手。威尔伯在出生后,他就被祖父和母亲教导,学习古老的巫术,并饲养着自己的弟弟。他的目标是在合适召唤出自己的父亲,而且这目标随着时间愈发狂热,乃至在祖父过世后弑杀了自己的母亲。最终,威尔伯·沃特雷在前往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图书馆盗取完整版《死灵之书》以召唤犹格·索托斯时,被图书馆的看门犬咬死。因为他是位巫师,而且作为犹格·索托斯的儿子来说,他的血统稀薄使他太像是人类了,让数条狂犬咬死也无可厚非。

  比一间马厩还大……全是扭曲的绳子一样……那地狱里的东西就像是一个非常大的鸡蛋,有几十条胳膊,就像是有嘴的大桶。当它们行走时,那嘴就会半合上。……它周围没有什么固体,全是胶冻一样的东西……它身上全是突出的眼睛……一二十张长在胳膊末端深出来的嘴,或者像是大象的鼻子,就和烟囱管一样大……它们在摆动,一张一合……全是灰色的,还有蓝色或者紫色的环……上帝,老天在上,在那顶端还有半张脸……

  威尔伯·沃特雷的弟弟,具有更多的犹格·索托斯的血统。他体型巨大,具有数十条胳膊与肢体,身体扭曲,面部有半张酷似其兄长的脸。在正常情况下无法被肉眼所见,除非被喷洒一种奇异的粉末。他需要吸食血肉来供自身成长。他对于犹格·索托斯的召唤有重要作用。他在被生下后一直被沃特雷一家秘密保护起来,并用牲畜来喂养。在威尔伯·沃特雷死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后,他从沃特雷一家的农舍中逃出,在敦威治杀死了大量牲畜与两个家庭,引发恐慌。最终,他被来自密斯卡托尼克的三位教授驱逐出地球。

  尽管似乎很少有大规模教派只崇拜犹格·索托斯,但很多在崇拜其他实体的同时也会供奉他。自然,犹格·索托斯是宇宙智慧的源泉与打开通往这个世界和维度以外之处的门扉的手段,巫师之流会寻求与之沟通的途径。要进行这样的交易,犹格·索托斯会索要一些回报,如通过牺牲来获取养分,以及用某种方式附身或将其存在的部分灌入一个尘世容器中。

  已知的崇拜犹格·索托斯的教派包括耶特随者(Followers of Yet),时间集会(Convocation of Time)和全视者(All-Seeing Ones)。很多时候一个家族集群可能会是一整个教团,比如敦威治的沃特雷家族,还有英国林肯郡的Treacle家族。

  .《Selected Letters of H. P. Lovecraft》